故事会:华人首富赵长鹏

大概八年前,我打车去上海松江郊区的一个厂房。

那时候是夏天,空气里弥漫着燥热的气息。厂房里,一排排矿机满负荷运转,旁边架着工业风扇,方便矿机降温。它们24小时通电挖比特币。

比特币的价格,以美元计价的话,从几美分,到占稳一美元大关,然后是一百美元大关、一千美元大关、一万美元大关,最近的一个历史高位是约42万人民币一枚。

我还曾经投了几十个比特币,买过江湖大神“烤猫”的股票。如果你知道烤猫这个名字,你也是币圈的古灰级玩家了。

这个人网名friedcat,当年的矿机大佬。入股后,我也确实有段时间,稳定接收他发来的比特币分红。

突然有一天,烤猫跑路了。我持有的shares已经没有任何交易价值,再也换不回那几十个比特币。

直到现在,我也会偶尔打开一个古老的比特币钱包,拖动很长的交易记录,查看当年的转账记录,感慨万千。

老实说,我并觉得亏损了几十个比特币特别遗憾,虽然它们目前价值很大。

我感慨早年的币圈氛围竟是如此美好。人与人之间,甚至素未蒙面,竟有如此高的信任感。

我还听到过坊间故事,那时候没有公开的交易所,大家是早期用户,只能做个人对个人的“场外交易”。

论坛上一个十几岁的高中生,充当买卖双方的中间人,经他手上的资金每笔也是大几百万,论坛上的朋友习以为常,非常信任。

如果说币圈有过什么情怀,大概那个时候,情怀确实存在过。

看懂比特币,不算难。

你找来中本聪的创世论文,读几遍。然后去当年的加密论坛,中本总亲自回复的那些帖子,翻出来看看。

但是,理解和接受,两者是有距离的。接受和执行,又有很大的距离。

你看佛经结尾常出现八个字:“皆大欢喜,信受奉行”。信佛容易,学佛难。相信、接受、践行,人和人的区别就在这里体现出来了。

为什么说“听过很多道理,还是过不好这一生”,原因就这么简单。只是听过了,顶个屁用。

今天朋友圈在传一个新闻,华人首富换人了,币安创始人赵长鹏身价达到了900亿美元,超过了农夫山泉钟睒睒、腾讯马化腾。

新闻用词还是很谨慎的。人家说是华人首富,不是用“中国首富”。

新闻里寥寥一句介绍,赵长鹏父亲是大学教授,一家人在八十年代末举家移民去了加拿大。

这句话背后深藏着的惊险的宏大叙事,懂的人自然懂,我在公众号不便详说。

报道里还有个细节,是很让人震撼的。当年赵长鹏卖掉了上海的房子,换成了比特币。这种“信受奉行”的胆识,万人挑一。

我并不是鼓励你卖掉不动产,all in你看中的某只山寨币、某只股票。这种激进的方式不适合普通人。

我想请你思考,并意识到一种社会环境的深刻变化。

知识资本、知识造富的速度,越来越快了。

掌握了知识资本的人,带着他们对商业的洞察,造富撬动的杠杆,远超前面几代人。字节跳动的张一鸣、币安的赵长鹏,都是极好的例子。

前面的几代人,是吴晓波《激荡三十年》里面的那批人。

几年前,我曾在一家虚拟货币项目就职。我的身边,有很多九零后的同事,个人资产几千万。以现在的行情,资产的价格只会更高。

所以几个月前,我特意写了篇文章《为什么你所学的都是错的》。过去我们所受教育的环境,有着强烈的知识滞后性,不适应极具变化的社会环境。

不懂权益类资产,你就只会买点余额宝、银行存款;不懂币圈里的价值投资和山寨套路,你的眼光就只局限在买点股票基金,期待一年翻倍。

不懂知识杠杆,你就只会继续卖时间上班摸鱼换薪水。

不会穿越长城,你连最新的投资概念是啥都不懂,接收信息的渠道就是每天刷今日头条,看抖音刷朋友圈度日。在起跑线上就已经输了。

现实真得很残酷。所以我的公众号slogan是:更有效的投资理财!首先在认知维度上,你就应该先进行跳级。

拿着旧地图,想要到达新地方,是异想天开。

这是一种高维向低维的攻击,是一种社会资源的强力再分配,这才是知识变富的高级玩法。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

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,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。按ESC取消。

返回顶部